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网红主播初夜开苞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老汉推车强奸迷奸名模空姐自慰喷水制服诱惑多人群P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角色扮演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抽插特写极品女神成人玩具两男一女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69互舔医生护士奸夫淫妇推油乳交长腿写真情趣内衣足交恋足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小所长孽欲涅盘

第1章:给副局长开房把门
 
  秦殇不得不偷偷溜到晶玉宾馆去给副局长隋军去开个钟点房!
 
  除了因为隋军是他在公安局的上司外,还因为他能够分配到L县公安局并且在短时间内就站稳了脚跟,隋军也是出了一份力的。
 
  刚刚25岁的秦殇,大学毕业之后,利用家中父母和亲戚的资源,稍微打点了一下,就顺利的通过了今年L县公务员考试,并且直接分配到L县公安局刑侦队,成为一名正式的干警,不像没有关系的可怜应届生那般分到乡镇。
 
  而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隋军,对他来说,自然就是大BOSS。当然,局里还有一个更大的BOSS,跟秦殇的关系更加密切……所谓明亮的阳光总有照射不到的死角,副局长隋军虽然办事能力出众,处理事务果断,在这方面来说,的确是个称职的副局长。只是,隋军又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偏偏才分配来县公安局不到半年的秦殇,不巧就发现了隋军的另一面。
 
  其实说白了,隋军不过就是一头披着正义羊皮的色狼!利用职务的便利,不仅仅威胁利用威逼那些犯了点错而且姿色还不错的女人,诱骗她们乖乖上床,还在局里偷偷乱搞男女关系,甚至还偷偷的玩弄他人的老婆。
 
  三个月前某一天,秦殇因为公务,中午的时候,拿着一份档到副局长隋军的办公室里找他签字,发现隋军办公室的们不但反锁了,里面还传来一些怪异的呻吟声,出于好奇,秦殇偷偷把耳朵贴在门上窥听,断断续续的听到一男一女充满激情的呻吟。
 
  秦殇早在大学时代,就已经脱去处男的帽子,对于这种男欢女爱的声响,再熟悉不过了。女人只有在即将达到高潮时才会发出类似于濒死的呻吟,顿时让秦殇脸红耳赤。如果这里不是公安局,如果这不是副局长的办公室,秦殇早就想冲进去了!至于冲进去到底该义正言辞的呵斥,还是该趁机威胁占点小便宜,那是之后的事情。
 
  不过,秦殇并没有这么选择,从他的姑姑那里,秦殇已经了解到隋军在L县的能量,一旦把隋军揭发了,对自己对姑姑甚至对父母都不见得有好处……最要命的一点,那个呻吟不断的女人,秦殇已经听出来,就是公安系统交警大队年轻的大队长吴怡!
 
  这事情,要是真的捅了出去,影响实在是太大了!鉴于父母简单的告诉过他关于目前L县势力分布形式,他秦殇也不见得就会变成功臣……于是,秦殇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偷偷的离开,却不小心把手里资料夹中的一页掉在地上,却没有发现。
 
  隋军出来之后,自然是什么都知道了。本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秦殇调得远远的,让他在乡里呆上一辈子,没有说话的机会。只是,秦殇的家势,隋军心里清楚,如果要这么做,先不说会得罪他的父母,就连顶头上司公安局局长秦文燕就不会放过自己!因为,这个女人,偏偏就是秦殇的亲姑姑。
 
  于是,隋军不得不把秦殇单独约了出来,长谈了很久,最终达成了妥协。秦殇不得不成为了副局长隋军的亲信跟班,隋军要做什么事,都是让他先去打理一下,也算是间接的把秦殇给拉下了水……今天,死淫鬼副局长隋军又胁迫到一个女人,根本就没有隐瞒他秦殇,反而让他提前来L县晶玉宾馆先给隋军开好房。
 
  跟了隋军三个月,秦殇手头已经有了好几张缴获来被隋军私扣的假身份证,假名开房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
 
  为了掩人耳目,秦殇开了两间相连的房间,到了房间,才给隋军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已经办好了。
 
  半个小时之后,38岁的隋军穿着一身便装挺着个小肚腩进入晶玉饭店,带着一副大黑墨镜,左右看了没有熟人,才偷偷招手示意外面一位年纪三十岁左右打扮得靓丽风骚的少妇,径直进了住宿部的电梯。
 
  「没被什么人发现吧?」隋军见到秦殇后第一句话,就是开门见山。
 
  秦殇偷偷瞄了一眼隋军身后的少妇,只见她容貌秀丽,带着几分妩媚,成熟的风情显示她肯定是个已婚女人。虽然年纪比他大几岁,却有着一股勾人的风韵。
 
  女人身材苗条姣好,可是胸前一对爆乳却很有分量,看得秦殇心痒痒的……秦殇不敢多看,赶紧转过目光,点点头:「隋局,你还不放心我吗?保证不会有事的,快进去吧!」「好!以后会有你的好处……」隋军满意的一笑,丢下这句话后,再也没看秦殇一眼,迫不及待的带着略带几分不自然的少妇走近其中一间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秦殇下意识的把耳朵再次贴到房间门口,隐约听到里面女人欲拒还迎娇羞魅惑的娇呼声,自然是隋军开始毛手毛脚享用「美味」了……听着女人渐渐传来的呻吟,想像着隋军挺着肚腩压在娇小可人的少妇身上,双手肆意的揉捏少妇与身体不成比例的爆乳,秦殇火气上涌,心头急跳,禁不住暗骂:奶奶的个死胖子!好菜都让你这只猪给拱了,老子这样的帅小夥,居然连汤都喝不到。这都算了,凭什么还让我给你守门?
 
  郁闷归郁闷,秦殇心知自己已经被隋军拉下了水,要是隋军倒楣,自己也脱不了关系,只得把怨愤压下,不敢再偷听房间里令他脸红耳赤的呻吟声,退开了几步,长舒几口气,心里暗暗祈祷,可千万不要突然来个熟人,那可一切都完了。
 
  就在秦殇暗自祈祷的时候,八楼的电梯突然打开了,先是几声响亮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响,接着,一个打扮得时尚新潮年纪三十来岁的漂亮女人朝秦殇的方向走了过来,美艳的脸上还带着狡黠的笑容。
 
  秦殇一看,顿时脸色一变,这个女人,恰恰就是他最不想见到的熟人——中学时代初恋情人的亲姐姐曹晓梅!
 
  看到曹晓梅的出现,秦殇就知道,麻烦来了,而且是个不小的麻烦。
 
  第2章:偷欢总会出事儿的
 
  曹晓梅今年34岁,比她妹妹曹晓珊大了整整十岁,却至今单身,传闻她的眼界高,一般男人还看不上,所以才把婚姻大事耽搁了。
 
  可秦殇知道不是这么回事!重要的原因,是曹晓梅姘上了一个L县身份地位都不低的男人。
 
  这个男人,家庭和睦,妻贤子慧,事业有成,家道丰足,在外界的口碑很好,给人的印象成熟稳重,如果不是当时的初恋情人曹晓珊不满姐姐的生活作风,加之年轻懵懂,把这事直接告诉了秦殇,秦殇还真不敢相信。
 
  有一次,曹晓珊还带着那个男人回家偷情,碰巧秦殇又有她们家的钥匙,正好碰了个正着,把这对男女在床上赤身裸体的丑态看了个一清二楚,心里更加确信,曹晓梅就是一个外表高傲内在风骚的女人。
 
  曹家两姐妹,一个个出落得如花似玉,虽然说不上是顶级的美女,可是在整个L县,也是人人追求的物件。
 
  大学时代的秦殇,利用各种机缘,好不容易泡上了曹晓珊,跟她相恋了四年,结果大学毕业,两人的感情最终由于物质的关系而破裂,曹晓珊跟了市里一个有钱有势的大款,毫不客气的甩掉了秦殇,给他带了一顶大绿帽。而她姐姐曹晓梅却抓住了这一点,时常取笑秦殇。没有宣言出去,完全是看在妹妹曹晓珊的面子上。当然,也是怕秦殇把她的秘密暴露出去……秦殇对这个女人,是又敬又怕又心痒,跟她面对面,总会忍不住想起那天看到她赤裸胴体骚媚的样子,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要犯错。所以,不是万不得已,秦殇实在是不愿意见到这个女人。
 
  偏偏前段日子,曹晓梅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笔资金,要把她家的宅院,装修成精品书店,这自然牵涉到了手续许可证的问题。秦殇的父亲,正合和L县纪检委书记黄琮是老战友,而黄琮的老婆刘莹,又正好是L县文化局的局长。想要顺利的领取到营业许可证,曹晓梅几乎第一个就想到了秦殇。
 
  「哒哒哒」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性感曼妙的曹晓珊逐渐走到秦殇面前,秦殇看得一阵心颤,这个女人,虽然34岁了,却像个二十来岁的少妇一般,风情万种,媚眼如丝,任何男人看到,只怕都忍不住会想到她在床上到底是如何的奔放。
 
  秦殇虽然心痒难耐,可是也不愿意轻易的招惹上曹晓梅,毕竟她背后的那个有家室的男人,是不能够轻易得罪的……「晓梅姐,你怎么来了?」秦殇尴尬的打了个招呼,暗暗祈祷她不是来找自己的,身后的房间里,死胖死隋军正在采野花,要是让曹晓梅知道了,那可不妙。
 
  曹晓梅狡黠一笑:「秦殇,刚才在楼下,正好看到你在前台开房间,没过多久,你们局里的副局长带着个漂亮女人上来了,我就想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会是你偷偷的给你们副局长开房,让他在这里跟别的女人偷情吧?」秦殇暗叫不妙,故作镇定的道:「晓梅姐,你误会了,我并不知道隋局在这里会情人,只不过是找他有事,先在这里等他……」「哦?」曹晓梅娇笑一声,装出惊讶的样子:「这么说,你也不知情罗?好吧,这些当官的,总有一些不像话的败类,看得人心寒,说不得人家心情不好,就把这事宣扬出去,让他下不了台,反正跟你也没关系。」此言一出,秦殇立刻明白,曹晓梅早就观察得一清二楚,只怕她为了达成目的,最近都在偷偷的观察自己吧?秦殇不得不投降,尴尬的道:「晓梅姐,算我输了,这事你千万别说出去,不然我就完了,你说的那件事情,我……我可以考虑帮你的!」「这就对了嘛,你不是早就跟我说过了吗,偷欢总会出事儿的,咯咯……看来这话用到你身上,也差不离嘛。」曹晓梅咯咯娇笑,神色得意又娇媚,看得秦殇又是一阵心火上涌,这个女人,举手投足,总有那么几分骚味透出来,让人禁不住心痒难耐,真想干她一炮啊!
 
  秦殇一双眼睛情不自禁的落在了曹晓梅两团「花枝乱颤」的胸前,暗暗赞叹她规模伟大,比她妹妹的胸部要大了两号,加上那次不巧撞破她床上的风情,秦殇一时难耐,心头立时生出一个大胆的念头,赶紧低下头,不让曹晓梅看出自己的神色,咬牙道:「晓梅姐,你就别笑话我了,你也知道的,纪检委黄书记是个死板的男人,虽然跟我爸关系好,可是也不怎么讲情面,我帮你去说没问题,可是也不一定能行啊!」曹晓梅秀目一瞪,不满道:「是敷衍我吗?秦殇,又不是要你攻克黄书记,办许可证,是在他老婆刘莹手里,你不是自诩风流倜傥人见人爱吗?搞定一个成熟的女人,应该不在话下吧?我好声好气找了你这么多次,可别逼我撕破脸皮。」秦殇暗骂一声臭婊子,既然你敢威胁老子,老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想到此,终于下定了决心,假装叹息道:「好吧,真不知道要费多少脑筋。晓梅姐,你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不过……」曹晓梅一喜,也没有在意秦殇双眼在自己身上敏感部位瞄来瞄去,追问道: